联系我们

全国服务热线 :

 

公司邮箱:

 

公司地址:

非洲新闻

探访广州黑人村,我好像来到非洲

来源:www.kabindashupi.cn编辑:卡宾达树皮 日期:2020-01-04 浏览:

在广州这么多年,经常在街上、地铁上看见黑人,除了皮肤黑,他们通常身材高大、牙齿雪白,只要是他们走过的地方,空气中都会漂浮着一股香水味。

我对他们一无所知,只是曾经从摩的师傅口中听说他们打的经常不给钱,或者说好给10块,下车丢了5块就走,不知真假。

中山大学城市规划专业的教授李志刚曾给出数据,他估计广州有15-20万非洲人,这个数量占了广州人口的1.5%左右,他们通常拿着一个月的驻留签证,在这里购买便宜的消费品,然后回家乡倒买倒卖。

为了加强中非友好交流,也为了满足好奇心,我决定肉身前往广州的非洲人聚集地-三元里和小北,一探究竟。

走出小北地铁站,迎面是一个麦当劳,在里边就餐的有一半是非洲人,麦当劳隔壁是一个几十层高的商贸城

在商贸城徘徊的非洲人非常多,他们貌似对这里的一切都充满好奇。

一楼的第一间店铺是卖青藏高原特产的,小哥们对奇形怪状的虫草和药材兴趣浓厚,一个劲地用不知是英语还是家乡话的语言跟店员说话,而店员不知是冷漠还是听不懂,丝毫不理睬,直到小哥说了一句 how much,店员才开始啪啪啪开口说。

这家店是整栋楼唯一卖特产的,其他店卖的都是电子产品,几家卖手机的店面非常受欢迎,聚集了不少非洲小哥,我瞄了一下手机品牌,都是一些打擦边球的山寨机,比如sansung和aiphone。

电梯口一间叫BLACK BABY的店成功引起了我的注意,细看是卖假发的,这栋楼有2、3间卖假发的店。

拐角处一间店铺,我看见非洲小哥把他们国家的货币放进了店主的验钞机,原来这里可以用本国货币买东西。

一楼有几家货运代理公司,主要负责商品从中国到非洲的清关、运输等服务,里边挤满了非洲小哥,我看到坐在老板位置的也都是非洲人。

除了货代公司,其他店面的老板都是中国人,我看到很多4、5岁的黑人小孩把这当家,吃百家饭一样地到处串门,而店老板都像慈父慈母一样用中文对他们说教,店老板跟我说很多黑人小孩从小在这附近长大,言行举止都跟中国人一样了。

乘着电梯上二楼,这里还是手机店为主,正当我准备好好逛逛时,突然停电了,伸手不见五指

深深的不安全感向我袭来,赶紧开溜,之前就听说非洲由于供电不足经常停电,莫非只要非洲小哥聚集的地方都会供电不足?!

离开商贸城,我穿过隧道,来到一条叫宝汉直街的街道,据说这里是非洲人最密集的地方。

街道入口有几家服装店,里边卖的都是非洲人订做的衣服。

老板告诉我,非洲当地竞选总统时,很多选民会穿上印有他们心仪候选人头像的衣服,因此很多非洲人跑来这里下订单,让制作各种印有总统候选人头像的衣服、徽章等,然后运回非洲卖给当地的选民。

服装店隔壁是一个广场,广场上坐着很多非洲小哥,广场旁边餐厅上面印着的AFRICAN FOOD(非洲食品)非常显眼。

走进餐厅,浓浓的咖喱味袭来,我跟服务员说来一份非洲小哥必点套餐,服务员给我上了一份薄饼和鸡肉达勒加那,鸡肉达勒加那就是咖喱煮鸡肉和鹰嘴豆,服务员告诉我吃法是将薄饼卷成盆状,将鸡肉、咖喱和豆子倒进里边,然后整块塞到嘴里,满满的咖喱香。

这顿饭花了我65,细看菜单这里的东西都很贵,一碗白米饭居然要10元,难怪我看隔壁的小哥脸都黑了,愤愤不平的样子。

走进街道,这时是中午12点左右,街上行人不多,跟路旁的老板打听了一下,老板说晚上非洲人才多,让我晚上过来,于是我决定转战三元里。

三元里和小北一样,都属于广州火车站外贸商圈,不同的是三元里以衣服鞋包为主,小北则以电子产品为主。

小北过去三元里仅2个地铁站,出了地铁一个非洲人都没有,问了城管才知道他们在附近一个叫瑶台的地方,旁边一个小哥补充了一句,这里的黑人没以前多了,我记住了这句话。

到了瑶台,这里有个外贸城,附近的人告诉我很多非洲人会来这里采购鞋包。

走进外贸城,跟想象中人头涌动的景象相反,这里一片凋零,每层楼大概只有2、3个非洲小哥在走动。

这边的非洲小哥比较干脆,废话没那么多,进店开口都是how much、how much直奔重点。

我询问了一个店老板,回答说这里的非洲人远远没有以前多,原因主要是服装价格上去了,很多黑人不接受,于是跑其他国家采购了,而服装价格高的原因主要是人力成本高了。

转了一圈,这边的服装都是为非洲人量身订造的,大多是40块左右一件的价格,这个价格大多数人会觉得便宜,但对于非洲人来说却高了。

离开外贸城路上,我看到一个黑人小孩拉着一个中国男人的手一直哭喊爸爸,男人无奈又怜爱地抚摸对方的头,很多非洲男人为了中国签证都很愿意娶一个中国老婆,我猜反过来应该也成立。

第二天晚上6点,我特意踩着点来到小北,打算了解一下这里的晚市是什么样子的。

走出地铁站,站口的麦当劳一群小哥在排队:

走进宝汉直街,果然如昨天店铺老板说的,小哥们都拖家带口出来逛街了:

饭店里人头涌动:

菜市场很多非洲大妈用流利的中文跟老板砍价:

超市很多小哥在买日用品,一个小哥想买暖风机,结果老板价格报错了,108报成168,小哥很耐心地跟老板说你看错了,这是0不是6,我看了一下现在的温度,才22度。

很多小哥在酒店门口登记:

我走过去找一个小哥攀谈,他不会中文,我们用蹩脚的英文加手势交谈,他说这是他第一次来中国,打算在这待3个星期,他说中国好大,还拿起我的肾6前后抚摸了一下,问了我一句 real ? 我说 yes real !他露出一种看待土豪的神情,我骄傲感油然而生,后面我们互换了手机号码,不知以后有没机会联系。

酒店再往下走,经过一个广场,再走进去是一个城中村,我吓了一跳,这里非洲人真TM多。

她们与店老板用中文谈笑风生,好像已经在这里生活多年。

角落里一个缝衣服的大婶在跟一个小哥理论,小哥傲娇地说了一句:拿来,你缝的真TM难看,我自己缝(大概意思),大婶说你这个衣服就要这样缝。

到处都是租房广告,价格很便宜,单房一个月才300。

我问老板说是不是很多非洲人在这里租房,老板信誓旦旦说他们都是路过的,让我放心,我当然不放心。

小哥们熟练地进出兰州拉面和其他各种小吃店,跟老板像家人一样攀谈起来。

0
首页
电话
短信